《没有个性的人》应该是一部不错的书。 特别喜欢它的结构,很喜欢他搭出的这个积木架子, 也喜欢它叙述的情感和思想, 尤其喜欢它的小标题,与正文相比, 这些小标题太可爱了。

细看了其中的三节, 如嚼生米,牙痛。

实在不能忍受书中的语言。难受得让我想拿把剪刀把这些句子剪开,或者用斧子剁去它们的手脚和枝杈, 只留下最主要的躯干。这个工作就像初中的语文考试里的缩写句子。 读这样的句子而不精神错乱,对我来讲绝对不可能。 尼采说哲学最终就是语言学,多精辟啊。 如果一个人话都说不清,怎样才能让人了解他的思想呢?

如果有一天我也用这样的语言书写,我倒宁愿去做生意挣钱, 做什么都比写这样的句子有意思。

是翻译的问题吗? 一个句子看了好多遍, 才弄清主谓宾, 这些句子是可以重新排布,简单明了的, 一种办法就是用短句子, 我实在痛恨长句子。这种长句子与普鲁斯特的不同, 普鲁斯特的长句子是优雅的催眠曲,虽然你听不太明白这长长的句子有什么必要写这么长,但就像瑜伽里的chanting,长长缓缓吐气一般地唱, 歌词并不需要有任何意义, 但你明白这神秘的用意,你明确感到了它们的美。 穆齐尔的长句子让人想逃课,想在课桌下放一本即使是特别糟糕的色情小说。

看了翻译者张荣昌翻译的其他书, 包括歌德的威廉麦斯特, 卡夫卡的, 都不喜欢, 就是不喜欢它们的语言。 硌涩、兀长, 让人昏昏欲睡。

伟大的思想者用的语言应该是我们的典范, 新约里耶稣用的比喻, 讲的故事多好啊, 卢梭的也好, 尼采的也好,我都可以读得明明白白。

我害怕读这样的书,害怕它影响了我自己的表述法。

读尤瑟纳尔的书我也有同样的问题, 我不愿轻易相信我看得累的书里面就有如何深奥博大的思想。 我始终不能接受她, 还有就是V. Wolfe. 这样的女人会让人难受的, 涩涩的,不湿也不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