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音乐,曾经写了一句评朗朗:成为钢琴演奏大师的秘窍在于手臂挥舞得要像指挥家一样,唯恐听众听不懂音乐就自带阳光,还有画蛇添足地满面春风。




然而对于古典,我根本不反对坏坏地去消遣破坏,砸吧打吧,经典作品期望着我们去挑战、打碎,就如受虐者祈求施虐者的暴力,它的光芒才更加闪耀。十字架成就了基督,让我们拥抱十字架吧。




餐厅里,一个女人对对面的男子说:“你到底要不要跟我结婚?”男子沉默不语。 :“别以为没人要我,惹急了,我马上就在这餐厅里找个人嫁了你信不信?”




服务员走过来小姐,对不起,您的宣言客人们听到了,全吓跑了。




寂寞的人啊,多么渴望拥抱,哪怕是一块石头。